诸葛亮的隆中对和鲁肃的榻上策那个更高明呢?

  我们上学的时候,都学过诸葛亮的《隆中对》,估计当时很多同学都对诸葛亮“未出茅庐先知天下三分”敬佩不已,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,我们才发现纸上谈兵是要不得的,而且诸葛亮的终极目标也不是天下三分,而是“成就霸业,兴复汉室”。

  诸葛亮的战略构想,就是帮助刘备取代曹操的位置,说好听一点是“奉天子以令不臣”,直白一点说,还是“挟天子以令诸侯”——春秋五霸,都不太把周天子当回事儿。

  按照诸葛亮的计划,刘备要想成为执掌汉室权柄的霸主,首先要具备两个必要条件:其一,占有四战之地荆州;其二,以益州为大后方和粮食兵源补充基地。

  有一位大军事家(为尊者讳,姑隐其名)认为诸葛亮的隆中对有两个致命硬伤:其一,荆州北有曹操,东有孙权,极有可能受到两面夹攻,很难稳定发展,而且还可能成为资源和兵力的粉碎机;其二,诸葛亮忘了在诸侯争霸之际,只有永远的利益而没有永远的敌人和朋友,把荆州的安危寄托在“盟友”孙权身上,本身就是一厢情愿的书生之见。

  诸葛亮是杰出的政治家和军事家,他替汉室宗亲刘备制定长远规划,也只能从兴复汉室的角度出发,而且他的战略构想,在建安二十四年前,基本都是实现了的。所以我们对《隆中对》只能表示钦佩而最好少一点质疑。

  诸葛亮深谋远虑,没有《隆中对》就不会有刘备、曹操、孙权鼎足三分——在请出诸葛亮之前,刘备大半辈子都在东奔西跑,地盘、老婆、儿子都丢了不止一次,是诸葛亮制定了联吴抗曹的长远战略之后,刘备才能自说自话地当上了荆州牧、大司马、领司隶校尉、益州牧、汉中王。

诸葛亮的隆中对和鲁肃的榻上策那个更高明呢?

  赤壁之战后,曹操已经没有能力歼灭刘备,孙权对刘备也十分客气:“武陵太守金旋、长沙太守韩玄、桂阳太守赵范、零陵太守刘度皆降。庐江雷绪率部数万口稽颡。琦病死,群下推先主为荆州牧,治公安。权稍畏之,进妹固好。先主至京见权,绸缪恩纪。”

  区区三百字的《隆中对》,彻底改变了刘备的命运,也间接影响了汉末历史走向:如果刘备不与孙权联合,那么曹操南征,肯定是势如破竹,先灭刘备后收江东,那时候天下一统就指日可待了——按照曹操最初的想法,他平定天下之后,就回家抱孩子去了。

  曹操之所以大权独揽拥兵百万威凌天下,是因为“设使国家无有孤,不知当几人称帝,几人称王。”

  他不敢“委捐所典兵众以还执事,归就武平侯国”,也是怕失去兵权后被政敌秋后算账:“诚恐己离兵为人所祸也。既为子孙计,又己败则国家倾危,是以不得慕虚名而处实祸,此所不得为也。”

诸葛亮的隆中对和鲁肃的榻上策那个更高明呢?

  总而言之一句话:“江湖未静,不可让位!”

  江湖未静,就是刘备和孙权不肯服从大汉朝廷的管理,他们有自己的军队,占据的地盘也不向朝廷缴纳赋税,要没有曹操养着,大汉天子刘协又得饿饭。

  我们不能说诸葛亮的《隆中对》是天下三分生灵涂炭的起源之策,但在曹操看来,刘备孙权都是必须消灭的叛逆,天子刘协是怎么想的,估计只有他自己知道:“曹操确实很强势,但他见我的时候,也是礼貌周全,而且还把三个女儿一股脑送入我的后宫——如果他真有篡汉之心,怎么会把女儿往火坑里推?”

  刘备孙权不给刘协一块肉一文钱,这在当时肯定是不合礼仪的,所以天下英杰都跑去投奔曹操,“诸葛四友”中的孟建孟公威、石韬石广元、徐庶徐元直都跑到曹操那里去了——徐庶进曹营一言不发纯属虚构,此公在曹魏的官职是“御史中丞”,当年不设御史大夫,御史中丞就是言官之首,是靠参人吃饭的。

  诸葛亮《隆中对》的是非功过难以评说,在诸葛亮三国茅庐之前,鲁肃也曾向孙权献过《榻上策》。

  鲁肃的《榻上策》,课本是不会收录的,因为在绝大多数人眼里,鲁肃都是一个仁慈憨厚的老好人,他力主联刘抗曹,也等于救了刘备一命,而且“刘备借荆州”,也让鲁肃受了不少夹板子气。

  鲁肃是不是一个“烂忠厚没用”的老好人?要回答这个问题,我们不能只看演义小说而不看史料。正史中的鲁肃,是一位文武全才:“肃体貌魁奇,少有壮节,好为奇计。天下将乱,乃学击剑骑射,招聚少年,给其衣食,往来南山中射猎,阴相部勒,讲武习兵。”

  鲁肃曾被袁术任命为东城县长(汉制:大县为令,小县为长),鲁肃很瞧不起袁术,就带着几百人弃官出走,面对大批追来的袁术骑兵,鲁肃又秀了一把神射之术:“自植盾,引弓射之,矢皆洞贯。骑既嘉肃言,且度不能制,乃相率还。肃渡江往见策,策亦雅奇之。”

  鲁肃是一位勇士,但是对于大汉朝廷来说,他绝对不是一个忠臣,他向孙权献《榻上策》,“不臣之心”表露无遗:“汉室不可复兴,曹操不可卒除。为将军计,惟有鼎足江东,以观天下之衅。规模如此,亦自无嫌。何者?北方诚多务也。因其多务,剿除黄祖,进伐刘表,竟长江所极,据而有之,然后建号帝王以图天下,此高帝之业也。”

  这就是课文不能收录的鲁肃《榻上策》,读者诸君看了“汉室不可复兴”六个字,应该对鲁肃的为人有了初步认识,而他劝孙权抢占刘表的荆州,然后建号称帝,跟诸葛亮的《隆中对》有异曲同工之妙,但却更加直白,好像操作性也更强。

  诸葛亮要谋取荆州,鲁肃也要谋取荆州,他们的主公刘备孙权也深有同感,这就是“孙刘联盟”的脆弱之处:荆州必将成为炸碎孙刘联盟的火药桶——双方都想独占荆州,孙刘联盟怎能稳固?

  很多人都以为是鲁肃死后东吴才采取军事行动袭取荆州,但是在正史中,鲁肃也参与了夺荆州之战:“二十年,孙权以先主已得益州,使使报欲得荆州。先主言:‘须得凉州,当以荆州相与。’权忿之,乃遣吕蒙袭夺长沙、零陵、桂阳三郡。备闻,自还公安,遣羽争三郡。肃住益阳,与羽相拒。肃邀羽相见,各驻兵马百步上,但请将军单刀俱会。”

  要没有曹操在汉中搅局,建安二十年的时候,孙权和刘备就会在荆州拼个你死我活,而鲁肃此时正带领大军跟关羽对峙,如果真打起来,谁输谁赢还真不好说。

  《隆中对》和《榻上策》的冲突焦点就在荆州,诸葛亮和鲁肃的区别,在于一个要兴复汉室,一个认为汉室不可复兴,但是最后却是殊途同归:他们都帮自己的主公建号称帝,而刘备孙权建号称帝的时候,刘协虽然已经变成山阳公,但却实实在在地活着。

  诸葛亮和鲁肃都是替自己的主公出谋划策,大汉天子刘协不是他们效忠的对象,所以我们不能拿忠臣和叛臣来说事儿,这里要请教读者诸君的问题,是诸葛亮的《隆中对》和鲁肃的《榻上策》哪一个更高明?在双方都把荆州当做重要战略支撑点的情况下,怎样才能维系孙刘联盟不至破裂?您认为诸葛亮的《隆中对》,真的存在致命的硬伤吗?

  
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0 分享
评论 抢沙发
头像
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!
提交
头像

昵称

取消
昵称表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