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门庆和武松认识吗?为何西门庆没结交武松呢?

  其实西门庆和武松是认识的,但没有深交。要问西门庆为什么不结交武松,三个原因:一是武松到阳谷县的时间不长;二是西门庆这段时间很可能不在阳谷县;第三就是和武松的这个官职有关了,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杂盒子小编一起往下看。

  西门庆和武松认识吗?

  两个人肯定是认识的。西门庆出场,文中对他的情况有个简单的介绍:

  你道那人姓甚名谁?那里居住?原来只是阳谷县一个破落户财主,就县前开着个生药铺。从小也是一个奸诈的人,使得些好拳棒;近来暴发迹,专在县里管些公事,与人放刁把滥,说事过钱,排陷官吏。因此,满县人都饶让他些个。那人覆姓西门单讳一个庆字,排行第一,人都唤他做西门大郎。

西门庆和武松认识吗?为何西门庆没结交武松呢?

  武松打死猛虎,在阳谷县是个大新闻,又是披红挂彩跨马游街,事后又被县令看中做了都头,西门庆不可能不认识武松。另外西门庆在县前开了一个生药铺,离县衙很近,武松和西门庆属于低头不见抬头见的,再加上他不干好事“放刁把滥,说事过钱,排陷官吏”,县衙和武松亲近的人肯定会告诉武松留意西门庆,所以两人是认识的,至少能对上号。

  后来武松斗杀西门庆也证实了这一点。

  武松一直撞到楼上,去阁子前张时,窗眼里见西门庆坐着主位,对面一个坐着客席,两个唱的粉头坐在两边。武松把那被包打开一抖,那颗人头血淋淋的滚出来。武松左手提了人头,右手拔出尖刀,挑开帘子,钻将入来,把那妇人头望西门庆脸上掼将来。西门庆认得是武松,吃了一惊,叫声“哎呀!”便跳起在凳子上去,一只脚跨上窗槛,要寻走路,见下面是街,跳不下去,心里正慌。

  这一段就说得非常清楚,武松上楼直接就是奔西门庆去的,如果武松不认识西门庆,他得考虑会不会认错人,毕竟酒楼里人很多,和西门庆一桌的还有一个财主。武松不问直接动手说明他认得西门庆。武松复仇没有穿官衣(县衙不受理,武松自己解决,不可能穿官衣),西门庆一眼就认出武松,也说明西门庆认得武松。

  一个是阳谷县的大财主,一个是阳谷县的步军都头,按照正常模式,当地的财主怎么也得结识一下县里管治安的,为什么西门庆没有结识一下武松呢?

  一、武松到阳谷县的时间不长

  武松在阳谷县待了多长时间?文中交代了几个时间,可以算一下。

  武松打死猛虎,解决了县里的大患,县令又让他当了步军都头,县里有头有脸的人都宴请武松,给他祝贺。

  众上户都来与武松作庆贺喜,连连吃了三五日酒。

  这个众上户里可能包括西门庆。武松初来乍到,一场酒席最多算认识,没有事情方面的接触并不熟。

  武松吃完一圈酒席,又过了几日和大哥武大相认。武大已安家,武松又未婚,夫妻二人邀请武松搬到了家里居住。武松进阳谷县到搬进武大郎的家中,一共过了十几天的时间。

  那妇人脸上堆下笑来问武松道:“叔叔,来这里几日了?”武松答道:“到此间十数日了。”

  武松在哥哥家住了大概一个月的时间:

  有话即长,无话即短。不觉过了一月有余,看看是十二月天气。连日朔风紧起,四下里彤云密布,又早纷纷扬扬飞下一天大雪来。当日那雪直下到一更天气不止。

  因嫂子潘金莲撩拨他,为了家庭和谐,武松又搬回了县衙。时间不长,武松就被县令安排押送财物到东京走门路。

  捻指间,岁月如流,不觉雪晴。过了十数日,却说本县知县自到任已来,却得二年半多了;赚得好些金银,欲待要使人送上东京去与亲眷处收贮使用,谋个升转;却怕路上被人劫了去,须得一个有本事的心腹人去便好;猛可想起武松来,“须是此人可去。……有这等英雄了得!”

  按照书中给出的时间累加(十数日+一月余+十数日),武松在阳谷县最多也就两个月的时间。

  二、西门庆这段时间很可能不在阳谷县

  西门庆是暴发迹之后,才掺和县衙里的事的。能让西门庆暴发,且符合他身份的只有贩卖药材。俗话说“除了劫道的,就是卖药的”。只要构建了顺畅的销售渠道,卖药是能发大财的。而外出采购药材是需要很长时间的。

西门庆和武松认识吗?为何西门庆没结交武松呢?

  贩药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。很可能武松在阳谷县的这段时间,西门庆正在外地,如果采购的药材量够大,所需的时间就会更长。

  此外阳谷县出现猛虎,对普通百姓来说是个灾难,但对于西门庆这样的人来说却是一个发财的机会。猛虎阻断了景阳冈两侧的道路,也阻断了商路,西门庆可以趁着闹虎患,组织一部分人倒卖紧要物资。一旦尝到甜头,西门庆很可能会干一波大的。这样,能接触武松的时间就更短了。

  三、阳谷县的前任步军都头去向之谜

  除了上述两点,还有一点会阻碍他们结识。那就是西门庆不干好事,甚至还掺和县衙的事情。

  阳谷县的县令到任已经有两年半了,县衙里却没有步军都头,这不奇怪吗?如果说步军都头是生病身亡或者是因打虎殉职,县令怎么也要提一下,既然没提,很可能跟西门庆有关。书中也说了西门庆也干排陷官吏的勾当。那么这个官吏是谁呢?如果是前任步军都头,那么这事就好理解了。

  武松上任,肯定要问上任的情况,手下人会把事情告诉武松,武松厌恶西门庆为人,不愿意理会他。而西门庆呢?估计是要等武松上门巴结他,你前任是我搞下去的,你想干长远就得先拜会拜会我。

  以上三点足以让西门庆和武松只认识不熟识。

  
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0 分享
评论 抢沙发
头像
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!
提交
头像

昵称

取消
昵称表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