玉兰到底喜欢武松吗?真相是什么?

  读过水浒的很多人都知道,读者第一次见到玉兰,也是武松初见玉兰,是在张府的中秋宴上。张蒙方请武松进后堂赴宴,觉得喝酒太单调,便让心爱的养娘玉兰出来唱曲助兴。酒席上的人,除了武松,玉兰都认识。因此玉兰来到张蒙方跟前,张蒙方就指着武松对玉兰说“这是我心腹之人武都头。”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杂盒子小编一起往下看。

  玉兰出来后,唱完《水调歌》,就挨个敬酒,到武松面前,武松头都不敢抬。武松低头,说明他心里有情。如果是李逵这样的人,心里永远没有儿女私情,他就会一直喝酒,不会做什么下意识的动作。

  武松只要一闭眼,玉兰的一颦一笑就会浮现在脑海里。武松的心思,张蒙方是一眼看穿。武松正在喝酒,张蒙方就说要把玉兰嫁给武松。武松怕酒后失态,赶紧找借口回自己的小屋。对于这门亲事,武松当然很满意。武松一高兴,就出屋舞了一会枪棒。

  这时突然听到后堂有人喊捉贼。张蒙方如此抬爱武松,武松就直奔后堂,给张蒙方抓贼。武松刚进后堂,便遇到慌慌张张跑出来的玉兰,对他说“一个贼跑入后花园去了。”这是玉兰第二次出来。只有一句台词,说完这句话,就下场了。

  武松朝玉兰所说的方向走去,就落入张蒙方的圈套之中。张蒙方本来要武松的命,在施恩的周旋下,武松捡回一条命,充军恩州。在去的路上,武松把蒋忠派来的人都收拾“干净”后,回孟州找张蒙方算账。武松干完活后,碰到了玉兰,心中唯有恨。武松便送玉兰一刀。这是玉兰第三次,也是最后一次被提到。

  这么一个只出现了三次的地位极其低的人物,读者们要么把她看成张蒙方的同盟,要么说她为武松背叛了张蒙方。认为玉兰是张蒙方盟友的读者,肯定觉得张蒙方事前会把他害武松一事告知武松。当然张蒙方是威逼两用。持这种观点的是大多数。

  后一种论点是改编的,把玉兰由一个身不由己的小丫鬟改成了一个情深似海的刚烈女子。《水浒传》本来是一本现实主义小说,加点浪漫色彩未尝不可呢。张蒙方让人对玉兰用刑,玉兰是宁愿死也不愿出来指证武松。张蒙方撬不开玉兰的嘴,便打死玉兰。

玉兰到底喜欢武松吗?真相是什么?

  那么张蒙方究竟有没有把他的策划告诉过玉兰?读者想,这是可能的事儿么?张蒙方一个都监大人,会把他和张团练、蒋门神密谋害人之策说给一个小丫头听?即使这个丫头是张蒙方最爱的人,张蒙方会如此大方?

  如此大事,张都监夫人都不一定知道,何况地位更低的丫头。大家会问,张蒙方跟张团练、蒋门神在鸳鸯楼上喝酒,夫人、丫头是知道的呀。我们说张夫人,以及张府里的丫头晓得张蒙方在鸳鸯楼上请客,也不一定明白三人到底干了什么、说了什么,她们只是去伺候,桌上没菜了,她们就上菜,酒完了,她们就把酒烫来,谁喝醉了,她们就上楼去扶下来休息。没见武松从楼上出来,张夫人正让丫头去瞧瞧,是不是有人不行了。除此之外,她们是不能进去的。

  玉兰也不例外,谈正事,是不会让玉兰唱的。武松轻轻摸上楼时,早听得那张都监、张团练、蒋门神三个说话,意思是此时鸳鸯楼上只有张蒙方、张团练、蒋门神,别无他人。玉兰压根就不知情。

  另外武松上去前,先经过厨房,见两个丫鬟在汤罐边埋怨,说道“服侍了一日,兀自不肯去睡,只是要茶吃。那两个客人也不识羞耻,喝成这样,也兀自不去歇息,只说个不了。”两人无从得知张蒙方跟客人的谈话内容,才说他们没完没了。这就像晴雯因宝钗半夜三更来宝玉屋里坐着不走的抱怨一样。

  丫头们要是听清张蒙方干的“好事”,岂有不到处乱说的。这些丫头们,包括玉兰在内,平日就是烧火做饭、端茶倒水,没有读过多少书,老爷们的事她们真不懂。宝玉让晴雯给黛玉送旧手帕,晴雯就是想破脑袋也想不通,宝玉给黛玉传递的信息。要给就给新的,旧的拿来也没用呀!

  04

  从上面来看,玉兰应该被蒙在鼓里,被张蒙方利用而不自知。当后堂传出声音,玉兰跟武松一样相信真有贼。玉兰是少女,胆子小,才会惊慌失措,也许还有少女的羞涩心里在里面,借被贼惊到以掩盖真实的心情。

玉兰到底喜欢武松吗?真相是什么?

  张蒙方做得太逼真,把玉兰都给骗过了。因为玉兰有那么一刻,对武松动了真情。后来,张蒙方冤枉武松,说他是贼,玉兰很失望吧。其实玉兰、武松都是单纯、善良的人。

  
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0 分享
评论 抢沙发
头像
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!
提交
头像

昵称

取消
昵称表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