曹髦被杀骇人听闻 司马昭是怎么做戏做全套的

  对曹髦之死很感兴趣的小伙伴们,杂盒子小编带来详细的文章供大家参考。曹髦被杀真的是被司马昭精心设计的吗?司马昭又是怎么演戏的?司马氏后来是怎么善后的?

  曹髦之死,是首个皇帝被大臣当众刺杀事件。但这一骇人听闻的大逆不道之举,实际上压根没引起什么众怒,有的只是敢怒不敢言,或者“做戏做全套”的心照不宣。同时,这一事件本身就是一次站队的过程:真正表现出忠于曹氏的,直接被司马昭杀了;替司马氏出头的,飞黄腾达。其他配合演戏的,则各安其位。

  司马氏的夺权过程,在历史上是独一无二的,跟之前的西汉末年王莽谋朝篡位、曹氏父子代汉,以及后来的刘裕灭东晋、杨坚篡北周等等完全不一样。

  王莽、曹氏在夺权过程中,比较注意为自己标榜“法理性”,整个过程尽量显得柔和(相对而言);

  刘裕、杨坚则比较简单粗暴,虽然凶残,但胜在雷厉风行、效率极高,从不拖泥带水。

  司马氏呢?是上述两种形态的混合体:他们的谋朝篡位过程历经三代、四任,既有往自己脸上贴金的举动,也不乏极度凶残血腥的场景。

曹髦被杀骇人听闻 司马昭是怎么做戏做全套的

  咱们梳理下凶残的情节:

  高平陵政变后,司马懿除掉曹爽、镇压了王凌在淮南的反抗;

  随后的长子司马师继承衣钵后,在朝廷内掐灭李丰、张缉、夏侯玄等人的政变,在朝廷外镇压了毌丘俭、文钦等人的淮南第二叛,并且还废掉不听指挥的皇帝曹芳,另立曹髦;

  司马昭当上新的当家人后,平定诸葛诞发起的第三次淮南叛乱;在皇宫杀死曹髦、另立曹奂。

  为什么说他们给自己贴金呢?曹髦被杀事件就体现得淋漓尽致:司马昭既干了坏事,却也拼了命地立牌坊。他的行为,其实跟当初的“指鹿为马”一个样。

曹髦被杀骇人听闻 司马昭是怎么做戏做全套的

  曹髦之死,是他与司马昭矛盾激化的极端结果。

  公元254年,司马师废掉不听话的曹芳、改立高贵乡公曹髦。但后者也不是个省油的灯,不甘沦为傀儡的他,无时不刻不想着收回权力,避免沦为另一个汉献帝。

  公元255年,曹髦一度看到了机会。镇东大将军毌丘俭、扬州刺史文钦在淮南起兵,旗帜鲜明地举起反对司马家族的大旗;亲自出马的司马师惊险获胜,但也由于惊吓、眼伤爆裂,死在回京的路上。

  这让曹髦看到了改变命运的契机,他试图让司马昭镇守许昌、由尚书傅嘏率军回京,以此剥夺司马氏的兵权;然而,傅嘏也是司马家族的人,这一计划化为泡影。

  接下来,司马昭依靠世家大族的支持、对军事力量的掌控,对曹魏政权掌控以至登峰造极。到了公元260年,他已进位相国、封晋公、加九锡,距离谋朝篡位仅有一步之遥。

  聪明的曹髦已经看清了自己的未来。这年五月,不堪几乎被完全架空的他,招来了“三王”——侍中王沈、尚书王经、散骑常侍王业,说出了那句经典了1000多年的名言:“司马昭之心,路人所知也”,随后表示自己不堪受辱、准备亲自讨伐司马昭。

  接下来三人的反应很有意思:

  王经苦口婆心的劝阻,甚至列举了春秋时期鲁昭公被臣下逼走、最终沦为笑柄的典故。同时他还这样形容司马家族:“朝廷四方皆为之致死,不顾逆顺之理,非一日也”,当时的朝野,实际上已被司马昭掌控。

  王沈、王业说了啥,史书没有记载,八成是压根没吱声。因为随后曹髦固执己见时,他俩“奔走告昭”,也就是迅速跑出去向司马昭报告。这俩人还挺“仗义”,顺带还招呼了王经跟他们一起,不过被拒绝。

曹髦被杀骇人听闻 司马昭是怎么做戏做全套的

  曹髦此举压根改变不了局面,说白了就是泄愤。毕竟在他看来,还从没有哪个大臣敢公然杀皇帝:“正使死何惧,况不必死邪!”死又何惧?况且还不一定会死呢,司马昭他敢把我怎么样!

  只不过他低估了司马昭的“底线”。

  随着曹髦拔剑、登车,率领身边的卫士和奴仆们吆喝着往宫外冲,首先在东止车门遇到了司马昭的弟弟——屯骑校尉司马伷。由此可见,司马家族已经亲自盯着曹髦。

  不过,司马伷还是了嫩了点,当被曹髦一行大声呵斥时,他的手下都不愿意跟皇帝兵刃相向,直接一哄而散;

  如果任由曹髦冲出宫外,虽然无法造成多大的伤害,但侮辱性无疑极强:司马昭掌控朝政,但好歹是借着皇帝授权的名义;而如今被皇帝广而告之地撕破脸,司马昭的舆论形象将受到极大损害。

  这个时候,司马昭的“英雄”——中护军贾充及时赶到了。所谓的“中护军”,在三国时期等同于大军的核心职务,具备选拔武将、执掌禁军之责。担任这一岗位的,要么是亲信、要么是权臣,周瑜、赵云、司马师、司马昭都担纲过,当时与贾充同担这一职务的还有司马昭之子司马炎。

  可以这么理解,贾充就是司马昭的头号打手。而这位仁兄接下来的行动,也证明了他不愧为司马家族最忠诚的自己人:

  他带领部属在南宫外摆开了阵势,但曹髦并不当回事,挥舞着宝剑亲自冲上前来。

  看到这副架势,军人们第一反应就是退却:无论曹髦有多么的傀儡,但他毕竟是名正言顺的皇帝,谁也不愿意冒天下之大不韪、公然跟他动手。

  但任何时期都不缺主动邀功的人。太子舍人成济问贾充:“事情紧急,您说怎么办?”

  后者回答的很内涵:“司马公养你们这些人,正是为了今日。今日之事,没什么可问的!”

  于是,愣头青成济抽出长戈、冲上前去,当众将曹魏皇帝曹髦刺死在乘舆之下,其他人自然随之崩溃。

曹髦被杀骇人听闻 司马昭是怎么做戏做全套的

  很显然,贾充能够及时赶到、并且全程高度果决,起码证明了一点:司马昭对于这一天,早已做好了预案,所以才能在得到王沈、王业的消息后迅速将危机扼杀在皇宫内。

  接下来,司马昭的应对极有条理:

  第一步,表态。

  对于这一惊世骇俗的惨案,司马家族的姿态是要做到位的:司马昭本人“大惊”,随后跪倒在地;司马氏的头号影帝——太傅司马孚抚着曹髦的尸体痛哭;

  第二步,定调子。

  司马昭随即进宫召集群臣开会。我们可以发现一个有意思的规律:这些权臣做决策,经常独断专行;但要擦屁股时,却往往选择开会、群体讨论。原因很简单:群体担责等于无责,这就是甩锅的不二法门。

  当然,还是有人不愿意同流合污的。关键人物——尚书左仆射(可视为宰相)陈泰就不愿意参会,但最终还是架不住身边亲朋威逼恐吓(毕竟都怕连坐)。

  接下来,被司马昭问及如何收场时,陈泰主张斩杀贾充、以谢天下。但司马昭以实际行动表达了否决。毕竟他还没成功篡权,还没过河、哪能拆桥?

曹髦被杀骇人听闻 司马昭是怎么做戏做全套的

  第三步,清除异己,杀人诛心。

  封建社会的权臣一旦铁了心,其狠辣、决绝让人不寒而栗。

  对于被当众杀害的皇帝,司马昭以皇太后的名义痛斥其“罪状”,将其废为庶人、草草埋葬。随后在司马孚等人的建议下,曹髦最终被以王礼安葬。

  太后当坏人,司马家族当好人;不仅要杀掉曹髦,还要踩上一脚、把其名声搞臭,一个字:狠。

  对于当初唯一劝说曹髦的王经,司马昭将之当街斩杀。这就是杀鸡儆猴,谁让你敢说司马氏“不顾逆顺之理”?哪有什么理,力量就是真理。

  而告状的王沈,则因“功”封爵安平侯。“安平”俩字是多么地讽刺。

  至于勇于为司马昭干脏活累活的头号干将贾充,不仅没被追责,反而从此位极人臣。司马炎谋朝篡位后,为了表达对其的谢意,将贾充奇丑无比的女儿贾南风选为太子妃。

  唯一为杀害曹髦担责的,就是被人当枪使的小人物成济。他被司马昭以“大逆不道”之罪灭族,勇当背锅侠。

  对于如何惩罚自己,司马昭不痛不痒:“让相国、晋公、九锡之命”。这实际上是不痛不痒、以退为进,几年后他灭蜀,一步到位地被封相国、晋王、加九锡。如果不是早死,他将是第一个晋朝皇帝。

曹髦被杀骇人听闻 司马昭是怎么做戏做全套的

  司马昭杀死曹髦,虽然世世代代背负骂名,但这无疑是个划算的买卖:通过这种釜底抽薪、敢于挑战封建伦理的行为,他向天下传递了自己的决心。从此,再也没人敢支持曹氏、与司马家族唱反调,取代曹魏政权的一切障碍从此被扫除。

  后来贾充子女贾南风乱国,也算是报应不爽了。

  
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0 分享
评论 抢沙发
头像
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!
提交
头像

昵称

取消
昵称表情